假如有另一个你在你身边,你会喜欢此时的你吗?这时候的你是多年前期待的自己吗?之前,和那位长者最后一次见面最后的时候,谈笑风生的过程中,他说我有些时候笃行之,独行之,还不失一般我行我素,

为什么人总是善于忘了之前的自己呢,我苦笑道,我内壁外面那彩色斑斓的是些什么呢?

四五年前,我在追求什么,那时候很简单吧,思绪特别简单,就好像是紧缩在球体里面的内壁,觉得我看得见球外面的所有繁华所有光景所有美好,纵使内壁没有任何力支撑着我,都在把我往空洞那边拉扯,可那时,还是很坚定啊,那个时候的违逆之行,不应该是那个时候的我该有的。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是自由之翼的领导者,坚信着某个东西,坚信着什么呢?是期盼吗?我还是不知道,但是或许也会有吧。我,喜欢那个时候的自己,用袁朗的话说就是,很安分,不太焦虑,耐得住寂寞,这世界上有很多人每天都在焦虑,怕没得到,怕焦虑。而那个时候,

突然有一天,小男孩突然从圈子里面出来了,啊,那个时候,小男孩好像并没有看见前面的五彩斑斓,而是回过头看了看那个球,那个自己一直趴着内壁的球,那个时候,男孩?还是什么,可我也想不出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什么呢?

突然想起了一个假设,假如几年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处在同一个时空维度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彼此可以感知得到,你说,这样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突然想到了一部电影你的名字,

层层巨壁,层层多彩的空洞,到底是什么在一直被追求,自由之翼里面的人为自由而生。而你,为什么往前走呢?还有多少的球体多少的巨壁呢,另一个维度非本体式表现形式的自己,他,怎么看你呢?